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园地 > 学界交流 >

曹刚:粉丝伦理 从张小斐说到特朗普

时间:2021-03-11 09:25 点击:
  电影《你好,李焕英》已突破50亿元票房大关。张小斐大红大火,成了国民“斐妈”,饭圈应援应声而起。令人意外的是,2月26日,张小斐亲自解散了官方粉丝团。张小斐这么做明智吗?我以为张小斐的做法是理性的,因为饭圈是个带有道德基因缺陷的圈子,这不禁使我想到了特朗普的“饭圈主义”。
 
一、从追星到饭圈
 
  1、追星是人的本性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理想的我,或者是科学家,或者是明星,或者是艺术作品中的某个人物。可以说,每个人都是现实的我和理想的我的统一体。现实的我纠缠挣扎在复杂、多变和紧张的利益关系之中,理想的我则超越其上,引导着人们摆脱各种现实的束缚和限制,放飞自我,成就一个理想的自己。这就有了一种在现实世界中寻求“理想的我”的标志物的冲动,或人,或物,或符号,因此成为自己崇拜和效仿的偶像。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中赞美孔子:“《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可见,在司马迁心里,孔子便是这样的偶像。说到底,追星不过是将自己的情感投射到一个偶像身上,从而可以寄托理想,可以肯定自我,实现一种替代性的自我满足。在这个意义上,每个人都有追星的冲动,追星不过是人的本性。
 
  2、粉丝自古有之
 
  追星到一定程度就成了粉丝。到什么程度呢,一是在情感上要达到沉迷的程度。遥想当年,钢琴家李斯特貌美多才,他的演出掀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粉丝狂潮。诗人海涅为此大惑不解,问询于医生,答案据说是,击中粉丝的不是音乐,而是其才华所释放的电流,女粉丝们是被电晕的。总之,要到“晕”的程度才敢叫粉丝。二是在人数上要达到成群的程度。“粉丝”一词来源于英文Fans,本义自然是“迷”,但其复数形式又表明粉丝是一群具有情感共振的追星族。古代有“看杀卫玠” 的典故。《晋书·卫玠传》:“京师人士闻其姿容,观者如堵。玠劳疾遂甚,永嘉六年卒,时年二十七,时人谓玠被看杀。”西晋卫玠由于其相貌俊朗、才情横溢而风采夺人,生生被粉丝们“看杀”。唐朝诗人孙元晏为此赋诗一首:“叔宝羊车海内稀,山家女婿好风姿。江东士女无端甚,看杀玉人浑不知。”这帮看杀卫玠的姑娘们就是粉丝了。
图片
 
  3、饭圈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
 
  古有粉丝,却无饭圈。饭圈是粉丝的圈子,但这个圈子是在互联网平台上集聚起来的追星族,可见,饭圈是现代社会的产物。
 
  饭圈有三个特点:一是饭圈是个情感共同体。大家是因为对偶像的共同迷恋而聚集起来,形成饭圈。二是饭圈的形成是以当代传播技术为中介的。没有互联网技术的发明和应用,“粉丝”也不过是“散粉”,只有依托开放的、多元的和即时的互联网平台,才能把这批“散粉”聚集起来,形成饭圈。三是饭圈是一个有着专业分工和严格管理的组织。传统追星只是个人行为,剪个报纸,在床头贴个大头照而已。饭圈追星则是有组织的群体追星。这个组织是有严格的分工的,有的反黑,有的打榜,有的剪辑,有的外翻,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并非乌合之众。
 
二、饭圈是一个有道德基因缺陷的圈子
 
  饭圈是个“圈”,所谓“圈”,就是人和人的结合关系,维护和发展这种粉丝的结合关系的道德要求,是为“饭圈伦理”。
 
  1、饭圈伦理的关键在“圈”,道德思维是同心圆思维
 
  第一,“爱豆”是最棒的,把自家爱豆(idol的谐音,即偶像)置于圆心,以对偶像的共同喜爱组成一个“圈”。
 
  第二,在粉丝眼里,无外乎两拨人,圈内是一拨,圈外是一拨。维护自家“爱豆”的人都被纳入“我们”的圈中,别的圈或对偶像无感的人则是圈外人。关键是这个圈的边界具有道德意义,也就是说,饭圈道德的性质有内外之分,同一种行为在圈内圈外的道德性质是不一样的。譬如,对自己人仁慈是道德的,对敌人心慈手软就是不道德了。
 
  第三,圈内粉丝是同道,要求团结与忠诚,强调合作与服从。圈外人则无需同样的道德对待,作为他者,作为异类,排斥和消除是最终手段。譬如227事件,有写手在AO3网站上发布了一篇肖战王一博的同人文章《下坠》。因为肖战被同人文写成妹子了,粉丝视为是对“爱豆”的侮辱,大批唯粉开始有组织的进行疯狂攻击,导致AO3网站国内版被封禁,圈内圈外就是如此水火不相容。
 
  2、置于圆心的“爱豆”只是个“人设”
 
  第一,这个人设是资本、传媒、明星和粉丝等多方互动、包装的结果。如果说,传统偶像的背后是有社会的价值共识做支撑的,那么,人设则是粉丝偏好的产物,粉丝需要什么样的人设,资本之手就可以给你创造什么样的人设。
 
  第二,人设是舞台中的虚构角色与个人现实生活相结合的产物。贾玲曾这样形容《你好,李焕英》中张小斐的笑:“小斐那一笑,我觉得世界都温暖了。” 心理学者武志红也认为张小斐的笑容给人一种“理想母爱”的感觉,粉丝也是这么想的,由此,“斐妈”的人设竖起来了。关键是,粉丝不但要求戏里是“斐妈”,戏外亦应如是,这样,前台与后台,虚拟和现实,戏里和戏外的界限被穿越,本来是给观众塑造的公共角色,转换成粉丝对演员本人私生活的期待,于是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之间的紧张关系为人设崩塌埋下了隐患。
 
  第三,颜值即正义。吴桂君在《喜欢一个人》的诗中,写了一句在“饭圈”中广为流传的诗句,叫作“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只不过在这个图像的时代,视觉超越听觉,图像替代文字,形式重于内容,一俊遮百丑,颜值才是王道。如果说,文字时代的偶像重内在品质和外在功业,那么,图像时代的人设更倾向于其外部形象,所谓“颜值即正义”。
 
  3、维护“爱豆”形象是粉丝的本分
 
  饭圈是因为有共同喜爱的“爱豆”而结合在一起,因此,维护“爱豆”形象和发展是这种结合关系得以维持和巩固的内在要求。凡是有利于“爱豆”形象和发展的事,就是对的,应当做的;凡是有碍于“爱豆”形象和发展的事,都是错的,是不应该做的。这两个“凡是”的要求体现在饭圈的组织架构中,体现在饭圈的规章制度中,也体现在粉丝的日常活动中。譬如,如果网络上爆料了偶像的某个丑闻,在判别真假之前,饭圈的粉头会立即封锁这个消息,并私下号召死忠粉举报这个爆料,以防丑闻扩散,损害“爱豆”形象。总之,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爱豆”的形象,对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忠诚”二字,用奥兰多•费吉斯《耳语者》中的话,粉丝们以为,比起天地良心,对偶像的忠诚则是更为高尚的美德。
 
三、特朗普的“饭圈”主义
 
  有很多人谈论所谓的特朗普主义。我瞧着特朗普也没啥主义,如果有,我们强名之曰特朗普的“饭圈”主义。
 
  1、特朗普的人设
 
  第一,特朗普是个真性情的人。他老婆梅拉尼娅说:“我们都知道,他是个真性情的人,有什么说什么,从不掩藏秘密,也从不浪费时间玩政治。”这个人设无疑是“纸牌屋”里的一股清流。
 
  第二,特朗普是个干啥啥都成的成功人士。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特朗普的“金身”在保守党政治行动会议(CPAC)上揭幕。特朗普“金身”身穿西装、打红色领带,配上国旗短裤和人字拖,一手拿着美国宪法,一手拿着魔法棒。这个塑像集权力、财富和能力于一体,展现了成功人士金光闪闪的形象。
图片
 
  第三,特朗普是唯一能拯救美国的“天选之人”。据2019年8月21日的《每日邮报》报道,特朗普在白宫外对媒体讲话时,称自己为“天选之子”,还做了一个抬头望天的动作。这样的话特朗普不只说过一次,他还转发过一条称特朗普为“以色列之王”的推特。显然,这样的人设能够满足民众对“美国再次伟大”的想象,也呼应了民众在对体制信心不足的情况下,对能够英雄般扭转乾坤的人物的期待。
 
  特朗普人设的实质不过是竞选策略的产物,但政治饭圈化的人设可能带来两大风险,一是政治人物一旦变成了“爱豆”,完美的人设必然带来个人崇拜,而个人崇拜离专制也就不远了。二是人设终究是人设,其间内含了人设崩塌的各种因素,人设一旦崩塌,会给人设所寄托的社会伦理和价值共识带来巨大冲击,社会的分裂和动荡在所难免。
 
  2、特朗普的死忠粉
 
  饭圈易出死忠粉,特朗普的饭圈也不例外。何以如此?心理学者用“晕轮效应”解释之,传播学者用“信息茧房”解释之。与这些解释不同,伦理学认为,死忠粉也是有目的、有理性、能负责的人,他需要给自己的死忠行为找个既能说服自己,又能说服别人的道德理由,这就需要把他的忠粉行为与某种道德价值联系起来,从而为自己的选择提供正当性。 
 
  第一,拥护特朗普就拥护真性情,政治正不正确没关系。所以他可以骂街,可以撒谎,可以肆意发布煽动性言论,可以公然侮辱女性,可以散布种族歧视毒素。特朗普在赢得总统大选之前甚至放言:"我可以站在第五大道的中央,向某人开枪,我都不会失去选民。”这些言谈举止对美国的其他政客而言,人人唯恐避之不及,因为它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但特朗普却次次涉险过关,因为他的死忠粉们认为,这恰恰体现了他的诚实、直率、单纯,而且这正是他不同于一般政客的可爱之处。
 
  第二,拥护特朗普就是拥抱“美国梦”。特朗普具有获得成功的所有品质。特朗普的人设就是成功的商人,成功的政治家,甚至是成功的“网红”,而这些成功的背后是他的坚韧、自信、务实、果敢的品质。在做着“美国梦”的普通选民眼里,这些都是值得羡慕和效仿的品质。所以,特朗普干的蠢事再多,粉丝们都愿意相信,在莽撞的背后,有着我们看不透的谋略和智慧。其实,国内的很多人都有如此看法,现在看来,都是被特朗普成功人士的“人设”所蒙蔽了。
 
  第三,拥护特朗普就是爱国。在特朗普的“推特治国”中,所有政治议题的设置无不贯穿了“美国优先”的主线。特朗普一直利用社交媒体平台,打造一个勤政为民、爱家爱国的好总统人设。每逢政治集会,特朗普都会在社交平台上售卖印有“让美国再次伟大”标语的帽子、T恤衫、马克杯等。特朗普的言行仿佛成了区分爱国与卖国的标准答案。这样一来,爱国主义沦为特朗普的死忠粉们为“爱豆而战”的斗争策略。
 
  3、为特朗普而战是粉丝的职责
 
  埃里克·霍弗在《狂热分子》中说道,“在所有团结的催化剂中,最容易运用和理解的一项,就是仇恨。仇恨可以把人从他的自我快速卷走,使他忘记自己的幸福和前途,不去妒忌他人也不会只顾自己。他会变成一颗匿名的粒子,渴望跟同类汇聚融合,形成一个发光发热的集体。海涅说过,基督宗教的爱所无能为力的事,可以靠一种共同的仇恨去做到。”特朗普通过污名化的道德策略来达到拉仇恨的政治目的。他说穆斯林是"危险的",称墨西哥移民为"强奸犯"和"谋杀者",称新冠病毒为“武汉肺炎”“中国病毒”。在互联网的平台上,污名化的攻击与后真相的政治秀裹挟着仇恨和愤懑,为粉丝们的暴力行为提供了道德辩护,把美国乃至全球都拖入危险的境地。国会山骚乱便是例证。
 
  饭圈是个有道德基因缺陷的圈子,放任饭圈文化,有害于娱乐圈,但政治的饭圈化更为可怕,因为它会豢养出特朗普这样的道德巨婴,借助国家的力量,不断破坏文明社会的价值共识和道德底线。所幸的是,特朗普下台了,而且我深信,他不会再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了。
 
  作者:曹刚,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中国伦理在线
 
(责任编辑:宣教部)
------------------------------------------------------------------------------------分隔线 ----------------------------------------------------------------------
  • 上一篇:靳凤林:现代政治的伦理视域
  • 下一篇:王文东:《共产党宣言》的伦理意蕴及其现代阐释
  • 
    招聘启事 | 交通指南| 企业邮箱

    中国伦理学会网站系统 京ICP备110247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15号

    中国伦理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zlmishuchu201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