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园地 > 学界交流 >

靳凤林:现代政治伦理的问题域及其未来走向——评戴木才《从优良生活到理想政治》

时间:2021-04-30 15:47 点击:
  政治伦理学作为应用伦理学的重要分支学科,是近年来我国哲学伦理学界关注的热点学科之一。从宏观层面观之,国内外学界对政治伦理学的研究主要着力于四大领域:一是政治伦理学基本理论研究;二是中国政治伦理史研究;三是西方政治伦理史研究,四是中外政治伦理比较研究。在学界围绕上述问题的深入讨论中,近年来新意迭出的论著为数不少,戴木才教授《从优良生活到理想政治——现代政治伦理潮流》一书(以下简称戴著)的出版,为我国政治伦理学研究奉献了一部高屋建瓴式的上乘之作,对当前我国政治伦理学“研究域”的不断拓展和未来走向的超前研判,无疑将起到极其重要的思想引领作用。通过仔细阅读戴著,笔者认为,他对以下问题的探赜索隐尤为值得称道。
 
 
一、对政治伦理学研究对象的重新厘定
 
  不思既往者,无以言将来。戴著开篇以人类文明轴心时代东西方思想大家对政治伦理问题的高度关注为切入点,昭示读者政治伦理学研究由来自远。但追思既往的目的是要洞悉当代政治伦理研究的利弊得失,并为政治伦理学的未来擘画蓝图。故戴著分别以1971年罗尔斯《正义论》的发表和1972年美国“水门事件”为标志,对当代政治伦理理论和政治伦理实践的再次复兴进行了简要描述,随之开始了对国内外政治伦理研究现状的深入解析。戴著认为,当前国内外政治伦理研究存在两种致思取向:一种是政治伦理论。即从政治学理论和政治实践的视角研究政治伦理学,强调政治伦理学要关注政治价值、政治规范和政治是非。另一种是伦理政治论。即期望伦理学能为政治学和政治实践提供目标、方法和价值导向。进而又分别以马基雅维里和马克斯·韦伯这两个政治伦理思想史上的代表性人物为例,对当前国内外政治伦理学界特别关注的政治与伦理对立论、政治伦理研究的价值论这两大重点问题进行了深入剖析。以此为基点,作者进一步对涉及当代政治伦理正当性的价值、制度、集体三大问题予以仔细梳理。应当说,戴著不仅对当代国内外政治伦理的研究现状进行了全息扫描,还以点带面直指当代政治伦理研究的核心问题,透过其对当代国内外政治伦理研究现状的精细解剖,不难窥见一位知名伦理学者以简驭繁的深厚学术功力。
 
  当然,洞观国内外政治伦理研究现状的根本目的是要鉴他以成己,从而深耕自己的学术自留地。戴著第二章对自己的政治伦理学主张进行了详细阐述,他认为,当代政治伦理学研究应当围绕以下三大问题展开:一是政治价值理念。由于人类的任何政治活动都是在特定价值理念指导下展开的,它反映着政治主体的价值构成、价值标准和价值取向,对人类的政治活动发挥着根本性指导作用,并对古今中外各种代表性的政治价值理念进行了驭繁就简式辨析。二是政治制度伦理。任何政治价值理念的落实,皆需要一整套有效的政治制度保障体系,人类社会的演进本质上是制度变迁的结果,而政治制度伦理必须通过各种政体形式得以有效落实,诸如君主制、贵族制、民主制、僭主制等,进而又对各种政体与外部环境的适应性、政体目标的恰当性、政体系统的协调性等问题进行了深度析解。三是政治组织伦理。它是政治价值理念得以落实和政治制度伦理得以运转的主要载体,作者特别对国家和政府这两种政治组织的性质、形式、职能等问题,从伦理学的视角进行了精当细致的辨析。在随后的第三章,作者认为,无论是政治价值理念,还是政治制度伦理 政治组织伦理,都离不开人——这一核心性政治主体来完成和实施。因此,戴著进一步对政治主体的个体与集体构成、政治主体的形上与形下追求、政治主体的自决能力等问题做出了卓特说明,特别是对当代政治之网中广大公民的政治美德以及对美好政治生活的选择、认同、向往等重要问题进行了剥茧抽丝式的深入诠释。通读戴著这两章的内容,深感作者对当代中国政治伦理学体系的运思可谓匠心独运,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思想惬意和理论美感。
 
二、对政治伦理未来走向的深刻洞悉
 
  深入阐明自己的理论主张,只是一个学者对政治伦理学面临的现实问题做出思想回应的具体表现。如何基于自己的学术识见,对政治伦理学的未来走势予以精准研判,则是衡量学者学术功底的重要标识。戴著不负众望,他通过对人类政治文明的历史进程、现代公民文化的广泛传播、政治制度伦理的不断演进、人类政治素质的全面提升这四个重大问题的爬梳抉剔和研究析理,实现了对政治伦理现代意蕴的精准解读。特别是对当代美国著名政治学家莱斯利·利普森影响广泛且反复再版的《政治学的重大问题》一书进行了深入咀嚼,去芜存菁,弘雅夷远,对现代政治的核心问题——如何从优良生活走向理想政治做出了自己的学术研判。
 
  戴著对理想政治的期冀可归纳如下:一是从共同体到人民社会;二是从等级政治到平等政治;三是从人治政治到法治政治;四是从全能政治到限权政治;五是从集权政治到分权政治;六是从强权政治到联合政治。对上述六个问题的精细诠释占据了戴著的绝大部分篇幅,也是该书的卓特识见之所在。其所描绘的现代政治伦理六面体,不仅彼此勾连,精契密合,而且由近及远,层层递进,构成一个章节明晰、逻辑严谨的完备体系。仔细阅读这六章的雄词大义,倍感作者对当代政治伦理运演态势的辨析要言不费,深中肯綮。以第六个问题——“从强权政治到联合政治”为例,作者不仅对全球化时代马克思主义的人类政治理想作了鞭辟入里的分析,更以人性的类本质为出发点,从各个民族国家自由与责任、竞争与合作的辨证统一中,强调全球性问题必然呼唤联合政治,并从“世界历史”的视角揭示了人类必将走向联合政治的终极宿命。
 
三、政治伦理学“问题丛”的再思考
 
  应该说戴著对当代政治伦理学研究对象及其主要内容的界定,有着自身的学术背景、知识积累和致思意趣作支撑。但伴随当代中国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信息复杂化、价值歧义化、文化多元化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在此背景下要科学勘定政治伦理学的研究对象和基本内容,殊为不易。有学者认为,在当代社会要建构一套由固定的道德范畴演绎而成的政治伦理学体系已几无可能,因为在怀疑与讽刺、抗议与颠覆、批评与反击、宽容与妥协并存的当代政治世界,政治伦理学只能作为一种应对各种政治道德冲突的反思性权衡机制,一种对各种政治伦理悖论得以彼此兼顾的操作程序,一种通过论证与反证、批判与自我批判来不断化解和防范政治大溃败的预警系统。初识上述判断似乎很有道理,细究开来我们不禁要问,如果政治伦理学仅仅具有具体操作层面的工具合理性要素,丝毫不具备理论抽象层面的价值合理性成分,那么包括政治伦理学在内的各种应用伦理学将皆无学科存在之必要。正是从这种意义上讲,戴著的个别学术主张可能有待商榷,但笔者仍然认同其建构政治伦理学的基本学术理路。
 
  就戴著对现代政治伦理发展趋势所作的六大研判而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以“集权政治向分权政治的转变”为例,近现代以来国家集权与分权的矛盾冲突从未停止过,远有拿破仑、希特勒分权名义下的高度集权,近有斯大林开创的苏式极权政治。特别是近些年来伴随全球化浪潮的澎湃激荡,有不少国家的基层民众不仅未能从全球化中获得预期利益,而且受损严重。于是,狭隘民族主义甚嚣尘上,国家保护主义迅猛回潮,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强势集权人物颇受青睐,对美国数百年来生成的权力制衡机制构成巨大威胁,且这种现象并非个案,而是大有蔓延于世的态势。由此可否说戴著所预言的现代政治伦理发展趋势——“由集权政治向分权政治的转变”已被中断?答案是否定的。正所谓:“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钱塘江的定期回潮终究无法改变“大江东去浪淘尽”的历史大势。当然,戴著所开识的现代政治伦理学理论远未穷尽纷繁复杂的现代政治伦理全貌,这无疑需要后来者继续上下求索。
 
  作者简介:靳凤林,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党校理论创新工程首席专家,中国伦理学会政治伦理委员会主任。
(责任编辑:宣教部)
------------------------------------------------------------------------------------分隔线 ----------------------------------------------------------------------
  • 上一篇:李建华:自我道德向社会伦理延伸的可能性
  • 下一篇:王福玲:人类增强 在希望与风险之间
  • 
    招聘启事 | 交通指南| 企业邮箱

    中国伦理学会网站系统 京ICP备110247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15号

    中国伦理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zlmishuchu2014@163.com